动物庄园,自由和平等的谎言引发的独裁

一部小说描述的是故事情节,一则寓言揭示的是事物的本质。《动物庄园》出版于1994年,值二战胜利前夕。作者乔治.奥威尔在书中描写了一只猪引发的革命,随着时间推移,革命开始退化为独裁统治,并最终失败。

动物庄园,自由和平等的谎言引发的独裁

一部小说描述的是故事情节,一则寓言揭示的是事物的本质。《动物庄园》出版于1945年,值二战胜利前夕。作者乔治.奥威尔在书中描写了一只猪引发的革命,随着时间推移,革命开始退化为独裁统治,并最终失败。

推想革命失败的原因,有人说是独裁政治,有人说是极权主义,这些当然是革命失败的显然因素。然而这巨大的不幸却一早就隐藏在了自由和平等的巨大谎言中。动物们的革命动力来自于老麦哲的美好愿景。肥沃的土地,丰富的食物,整个庄园都是欣欣向荣的样子。老麦哲宣告,推翻人类统治,建立一个自由与平等的庄园。动物们坚定不移的相信,自由和平等带来的是美好的一切,是没有压迫没有剥削的乌托邦的社会。

然而现实并不是如此。整一个自然界中永远不会存在自由和平等。无论是残忍的生存法则,还是一条条的生物链,都昭示着自然界对自由和平等嗤之以鼻。没有任何理由能说明为什么老虎可以吃别的动物,也没有任何原因可以解释为什么蚂蚁天生就弱小,被其他动物欺凌。动物们所谓的自由和平等绝不会催生出一个乌托邦一般美好的社会,而他们的信仰却成为独裁者的欺世的谎言。正如书中的动物们,他们不断被聪明狡诈的猪们威胁说,“你们可不想琼斯先生回来吧。要是琼斯先生回来,我们就再也不会有自由”。动物们都害怕失去自由,然而动物们却都不知道到底什么是自由,谁也无法定义什么是人人平等。所有人知道的,便是记着老麦哲的美好愿景,他们误以为,那是自由和平等带来的未来。这样不明就里的相信,使得信仰变成了统治者统治的工具,信心成为独裁者控制的最佳法器。

反过来问,我们的世界是否要自由和平等。需要的!我们需要的自由是一套完整制度,完整法令保护下的人格的独立。法国大革命《人权宣言》对自由的定义是:“自由即有权做一切无害于他人的任何事情。”在二战中,罗斯福提出了四大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在联合国人权宣言中,四大自由被重申。反观《动物庄园》中动物们的自由,却哪里找得到言论,信仰,免于匮乏和恐惧的自由。反而较之以前,动物们被更多的剥削,这一点从鸡们被麦哲伦要求上缴更多的鸡蛋就可以看出。但是具有讽刺的是,动物们并没有马上意识到自己被愚弄,动物们心中所想的事,反而是需要更加努力的工作。比如Boxer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从最开始和小公鸡约定要提前半小时起床工作到后来的提前一个小时提前工作。Boxer是革命的忠实拥护者,他小心翼翼的维护者革命的成果,他更加是自由和平等的拥护者。但是正因为他的固执地坚信老麦哲的政治思想——即自由会带来丰收,而无人类的约束即是最大的自由。他的固执使得他深受毒害,最终也造成了他惨死悲剧。

作为寓言故事,《动物庄园》影射了当时俄国从十月革命到1940年的历史过程。其实在现实过程中,不乏这样的革命者。中国历史上垒起呐喊着消灭暴政的各样农民起义,最终沦为新的苛政。而作为革命的主题的农民们,依然把持着美好的愿景,甘心的被奴役。着眼于中国现代史,这样的事件也屡见不鲜。革命者曲解社会主义,塑造了共产主义的美好愿景,却直接导致了大跃进等经济上的严重倒退。

那么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和平等?动物们所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美好的愿景,不仅仅是一场革命,不仅仅是推翻一个领袖,不仅仅是七戒这样的一张宣言,更不仅仅是一个能带领动物们走向自由的麦哲伦一般的领袖。他们需要的是一套制度以及能使这套制度运行的动力。而动物们所想的自由,所想的美好愿景,是这一套法律能够给予保护的人格的独立。动物们需要的是一套法案,他规范了所有动物的职责,任何超越这些职责的动物都应当受到谴责。他限制了所有人的职能,没有一个人——比如麦哲伦——可以独断的决定一切。当然动物们还需要的是带动整个社会运作的动力。从动物们的风车计划就可以看出动物们并没有能力支撑起他们小小庄园的运作。他们松散的结构根本无法供给自身。这样一个缺乏能量来源的乌托邦社会,最终沦为麦哲伦手中的玩物,和人类大摇大摆的做起交易,并安上了一个救世主的美名。

我们无比渴望自由,但是正如孙中山先生所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自由。在此告诫改革者们,即使是一套有漏洞有缺陷的制度,也远远比假大空的空想愿景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