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Thoughts

A collection of 16 posts

得来烹煮味偏浓,笑傲江湖打哄
Thoughts

得来烹煮味偏浓,笑傲江湖打哄

最近新版的笑傲江湖热播,虽然某些故事颇有恶搞之嫌,原本的桃谷六仙这样的剧情也被强搭硬牵放到了东方不败身上。原本任盈盈数次救令狐冲也被改为东方不败数次舍命。难怪看客们说来,任盈盈简直小三无疑。虽然众多剧情改变,但是新笑傲江湖的人物刻画还是较为准确,也没有大改原著。对着小说也看了一遍,在次便谈谈书中令狐冲和林平之两位。 《笑傲江湖》金庸作于稍晚时期。笔法成熟文件,寓意深远。金庸武侠的一大特点便是寓史于文。在中华历史中,鬼斧神工一般开凿出一个小缝,然后江湖上的腥风血雨也都在这个小缝中铺展开来。金庸先生博闻强记,每一段故事随是夹缝中求生,却是有血有肉,恍惚历史上真有其人,真有其事。但是《笑傲江湖》却从未点名历史时间。只是从字里行间,我们能估摸着知道,约是宋朝以后的故事了。话虽如此,正如金庸先生自己所说,《笑傲江湖》中的故事虽然没点名在哪一个朝代,但是故事本身却可以发生在任何一个朝代。所谓的正派,勾心斗角,所谓的魔教却能出手救人性命。所谓的君子剑到头来却是笑里藏刀,所谓的妖女却是一往情深。一切的一切,每一步走的都是有违常理,却也合乎人性。是故说金庸先生笔力雄厚,更是拿捏的十分精稳。 那么这样一部影射政治勾心斗角的奇文,其承载点又于何处?回转来,便是从令狐冲这个浪荡不羁的人爆发出来。至于林平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Thoughts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携老",字面间,我们可以看出是一对痴心男女的盟约。又有人提出该诗是描述基友之情。今翻阅李辰东先生文,看到此诗的释疑,便程上来给大家分享。注:本文内容原文参见,李辰东,≪诗经通释≫第一编第一卷,水牛出版社印行,民国60年8月15日。在此做一个摘录,翻译以及整理。 击鼓(郑风) 击鼓其镗(音汤),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爰(音原)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死生契阔,与子成说(音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音宣)兮,不我信兮。 诗意关键: 第一、“土国城漕”的“漕”

Thoughts

满江红·别友人远游

余将远游,与友赋诗共酒,歌数阕,不由泪下以作此词,再歌,酣然大醉焉。 八斗文章,堪寻访,建安风骨。谈笑里、东坡词黯,杜郎诗缺。三尺青蛇击逆虏,不堪苦恨惆怅结。遣行客,叹此事无关,干风月。 秦关好,伤离别。击悲筑,衣如雪。怅西风悲切,杜鹃啼血。游宦年年悲白发,可怜故国清秋节。君思我,回首笑人间,闻歌阕。

自题
Thoughts

自题

一枝笔,一方砚。 一竹青箫,一霜寒剑。 别来情未减,斟一樽忘返留连。 轻奏菩萨蛮,试演临江仙。 目断秋霄落雁,醉来时响空弦。 一寸稠墨,把草堂翰林染遍。 暂回眸,再访太白放翁牧之与乐天。 书一川江南,掬一表闺怨。 楼上千帆过尽不是,阁下枯荷听雨窗前。 月绕松林花间竹苑。 竹杖芒鞋瘦马,竿纶玉箫舸舰。 一抹寒江雪,一蓑轻雨烟。 笑谈几朝乐事,狂书几车竹简。 繁华惊变,一杯醇酒,不自的旋。 且任一生逍遥,长醉京华二十年。

侠客
Thoughts

侠客

雕弓羽箭,呼鹰古垒,暴虎危山。冯河涉险,悬崖飞探,终抽的鱼肠龙渊。云游水转,日暴竹编,雪压青毡。淋漓醉墨,三分入木,看龙蛇飞落蛮笺。浮屠拐子,会杀天狼恶虎。诗情将略,一时才气超然。平生事,最好当时少年。我欲倚天抽宝剑,裁得星月三千。再欲笑谈风雨间,寻得太白稼轩。最欲解佩遗嘉妍,赢得昭君飞燕。桂花斟一樽美酒,问君予尔谁先?琉璃烫一柄龙泉,试为舞作一片。纵壮志,欲问成败谁边?有豪情,拟载千秋诗言。一叶扁舟一箫剑,一曲古音一笔砚。归去?散发狂颜。寻见?斯人谓作逸轩。

洛神
Thoughts

洛神

余从川蜀,归至杭都。穿蜀道,越长江,过险山,涉急湍。途经洛阳,解辔寄旅。人疲马倦,奔劳多累。六龙回驾,金乌渐隐,寒烟欲笼,流霞将颓。俯仰乾坤,犹觉天地之黯淡,察望皎月,忽感广寒之余悲。同行见我寂寂,笑谓曰:吾闻洛神,居于洛水。玉颜红袂,闻名宓妃。纤身弄巧,嫩葱扬琴,采采兮若处子之怀玉,涓涓兮若暮春之浽溦。媛女若此,曷不顾之? 于是乎余下马独行,至洛水之濒。情移神骸,忽焉思散。倚岩和衣而睡,少顷,闻一人呼,逸卿。余奇之,环而睹一丽人,步凌波于山隅,怀玙璠而逸美。叹曰:此何人哉?其洛神乎?之倾城者,无可比之。 其形也,娇若芙蓉,纤若秋枫。